谨以此文献给我们热爱的Python语言,Be Pythonic forever!

1989.12.25~2019.12.25

感谢“终身仁慈独裁者”的想法,Python语言经历了第30个年头,那是个本应无聊的圣诞节假期,它就在打发无聊中诞生了(也不是没前提),Python并没有和传统的动态类型的语言一样在生命周期衰落,而是进入了壮年,Python的成功得益于吉多一开始就对互相分享彼此交流感兴趣,所以他智慧地选择了开源,依托于早期那缓慢的互联网(但却很重要),自由分发源代码,对此感兴趣的人各方呼应,建网页的,设计的,写文档的,只是基于对那个东西的喜欢,这便形成了社区,明确,简洁,优雅是Python之禅的核心,人们称他为“终身仁慈独裁者(BDFL)”,他当然是团队最终决策者,当然内部人员的不认同还是激怒了他,去年他主动“卸任”了这个“职位”,社区走向还是交给贡献者了。

吉多,当然我们中大部分人管他叫龟叔,这可能是按照荷兰语的读法来的,看他GitHub的状态——总是很忙,就和普通程序猿一样,他是我见过很共情的人,这点可能是我发现他star了996ICU后感觉到的,他在社区和推特里为国内开发者发声,当然推特总是有些(很多)靡靡之音,可能迷惑了龟叔,这点我在他推文的评论区里有感受。我那之后更试着关注他,有个Github pages的自我介绍页,会在Google Bloger写博文,还有medium的文章,读起来挺不错的,当然还有油管的视频(B站有搬运的)。

Python不倒的原因不只是语法简单,也得益于它的生态系统,pypi有上万个第三方包,生态系统很完整,发展的很活跃,当然,不得不考虑的是近几年所谓的AI,它发展很迅速,两次寒冬也没把它打倒,随着这个时代的算力和数据不算大问题,它也苏醒了,以前受冷落的人被捧成了教父(对,扯的很远)。

Python三十岁生日,龟叔也退休了,结束了在dropbox工程师的生涯,63岁的老头,也终于更专注于社区管理,他和林纳斯有很大区别,林更喜欢单干,龟叔更喜欢和别人交流。

也祝龟叔退休生活快乐。

Life is short,you need Python.
人生苦短,我用Python。

Last modification:May 9th, 2020 at 04:07 a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